欧洲中世纪的贵族生活之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体的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一点是古代的欧洲现在的西欧是绝绝对对的荒蛮之地!他们是经过业革命后才超过了我们的!在此之前就是野人一堆!他们用的是古埃及(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发明的鹅毛笔 这在许多电视电影中有所体现的! 古法兰西语我不清楚叫什么 但是我从网上找了点法语的前世今生希望可以帮到你。以下便是我找的资料————————————————————————————————法语为罗曼语系河印欧语族的一支,起源自拉丁文。在罗马人征服与拉丁文引进之前,高卢似乎一直是讲塞尔特语的地区。高卢语系也成为塞尔特语族的第三分支,与戈伊迪利语系(爱尔兰语、苏格兰盖尔语、曼克斯语)及布里索尼语系(威尔士语、斯特拉斯堡康瓦尔语、布里坦尼语)并列。

阿尔卑斯山外的高卢(及今东普罗文斯区)在西元前二世纪末落入罗马统治,恺撒于西元前51年完全统一高卢。高卢人逐渐放弃其塞尔特语,而学习统治者使用的拉丁文。这些高卢人就是后来所知的 高卢-罗马人,它们所说的拉丁语和意大利语稍有不同。

罗马人带给高卢的拉丁文和当时罗马大作家所用的文言拉丁文稍有不同。前者是一种相当普遍、有点俚语化的拉丁文,现今只有少许文字记录保留。法语和其它所有罗曼诸语就是从这种军队和贩夫走卒使用之通俗拉丁文起源的。这种通俗拉丁文在高卢被征服之前,已受到非拉丁语言的影响。基督教由帝国东部向西传播,增加更多的外来成分,尤其深受用来书写新约圣经的希腊文影响。

在同时,已经普及于西方的通俗拉丁文发生了音韵和构词上的变化,其中主要有一重音规律。将重音的元音延长,非重音的元音及某些子音缩短并减弱,此种变化最后导致拉丁语音体系完全重整。此种语言本身内部所发生的变化很可能因日耳曼人在西元五世纪的入侵而加强,此次入侵将操日耳曼语的哥德人和法兰克人带入西罗马帝国,而强烈的重音正是这些语言的特色。虽然入侵的日耳曼人几乎普遍采用帝国所使用的通俗拉丁文,但它们也大量注入单字,甚至带来句法上的重新调整。日耳曼人所带来的这些影响,有的成为单独几个罗曼语系的区域特色,有些则被普遍采用。被普遍采用的有罗盘上的指标–nord(北)sud(南)est(东)ouest(西)。

所有迹象指出,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所保留下来的通俗拉丁文仍保有完整体系,并且分散进入经济或政治上的独立单位。然而,也有迹象显示,语言变化在不同新兴国家内的进行速度逐渐不同,而事实上,法国(即取代高卢的新法兰克王国)至少在音变方面,是语言演变上的先驱。

法国是第一个自觉在教堂礼拜及官方文件中使用的拉丁文与群众使用的新语言间有明显差距的罗曼语系国家。查里曼大帝于西元813年明确划分拉丁语和通俗罗曼语,并促使教堂在礼拜中使用后者,方便民众了解。西元842年,第一部以法语书写的文件斯特拉斯堡宣誓出现(西班牙文和意大利文直到百年之后才有成文作品出现)。

西元九至十四世纪间所讲的古法语有某些重要的构词特色,使之与先前的古典及通俗拉丁文不同,又使之与最后成为今日标准法语的语言迥异。这些特色中,主要使双格位系统的出现。这两种格位指的是阳性名词和形容词所呈现的主格(主词)和斜格(受词),是由拉丁文的六种格位发展而来(现代法语是单格位形式)。古法语主格(拉丁文主格和呼格的合并)与斜格(拉丁文所有格、间接受格、直接受格和夺格的合并)之差异,主要在字尾有无词形变化词尾-s,这个s在古法语由明显地发出音来。拉丁文murus产生古法文murs,而muri、murum、muro则合并为mur。就复数形态而言,muri成为mur,而muros、muris则合并为murs。主格单数与斜格复数及主格复数与斜格单数是由定冠词或某些类似的修饰语(指示词或所有格形容词)来区分的。结果,li murs意思是墙(主词);le mur墙(动词或介词的受词);li mur墙(复数)(主词);以及les murs墙(复数)(受词)。这种主、受词间形式的不同,赋予古法语词序上的自由,这是现代法语所没有的。

然而,随着这种构词上相对的固定而来的是音韵上加强变化,这种变化在整个古法语时期一直快速进行。拉丁文开放音节的非固定读重音母音大多会经过一种双元音化的加强变化(拉丁文的me变成mei、moi,最先念moy(重音在o上),后来念moe(重音在o上)、moe(重音在e上)、mwe(重音在e上),最后念mwa(重音在a上)。拉丁文的非重音节母音,除非在第一音节,否则会变弱,通常还会完全消失掉(videt变成veit,稍后又变成voit;五个音节的monasterium缩减为两个音节的mostier)。两元音间的破裂辅音也同样容易转弱,甚至完全消失(通俗拉丁语potere,现在仍完整保留于意大利语中,变成podier、poeir、pooir,然后又在两个连接的母音间插入v,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scxbxg.com/,斯特拉斯堡变成pouroir;拉丁文的portata, 则变成portede,portee)。拉丁文的软腭音在某些情况下,比其它罗曼语系更容易腭化(caballum变成cheval;比较西班牙文caballo,意大利文cavallo)。古法文改变其动词结构的程度大致和其它同样源于拉丁文的语言差不多,然而,法语剧烈的语音改变,斯特拉斯堡却给人以改变程度较剧的第一印象(比较拉丁文的amare和意大利文的amare、西班牙文的amar与法文的aimer;拉丁文的recipere、意大利文ricevere、西班牙文recibir与法文recevoir)。

法文也创造了一系列的新指示形容-代名词,将ecce或hic与ille和iste结合,产生中世纪的icil、icist,其斜格成为现代法文的指示代名词celui、celle、ceux、celles,与指示形容词ce、cet、cette、ces。另外也创作了两系列的所有格;其一源自拉丁文的meum、tuum等,最后变成所有格代名词le mien、le tien;另一组源自通俗拉丁文的mum、tum,结果产生所有格形容词mon、ton。

古法语的拼字起初能相当正确地反映出当时发音,然而后来发音逐渐改变,而拼字却保留原样,因此现已不能正确地反映发音,这和发生在英语的情形是平行的。

大约从十三世纪持续到整个十四世纪,法语有一项主要的构词变化,那就是双变格为系统转为现今法文形容词和名词的格位体系。到十五世纪,就构词和句法而言,法文已大抵呈现现在的光景。然而外来的影响仍人可见。权利逐渐集中于皇室,意味着以法兰西方言为基础的宫廷方言开始将其它方言挤出官方和文学应用语之门外。更有甚者,语言固定落于政治家、学者、作家等坚持将语言标准化及冻结的认识的影响之下。十六世纪,法文取代拉丁文而成为官方文件使用的语言。

至今仍有如贝莱(Joachim du Bellay)等作家,视法文为可与古代最好语言媲美、用语表达最崇高理想的语言。如果现存的法语资源不足,可向拉丁、希腊和当代语言,甚至从法文本身的方言借用。然而借用似乎已有过多的倾向。因此,文法学家与用语纯化论者如马莱伯人(Francois de Malherbe)试图匡正过度扩充之弊。他们的做法是,设立几乎完全是任意而武断的正确用法。

再中间剖出一段细缝(就好像现在的钢笔尖一样),然后蘸墨水写字(纸张是用羊皮做的,写错了的字就用小刀刮掉),写几个字蘸一下,如果磨凸了就再往上切,直到没地方不好写了就换一根羽毛,当然也不只是鹅毛,其他鸟类的毛也有用,不过鹅毛比较普遍就这样命名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