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海杰:维罗纳维罗纳!

对歌剧迷来说,维罗纳意味着什么,那还用说吗?2013年秋天,我去意大利旅游,其中一站到维罗纳,尽管那时夏季歌剧节已经结束,但在维罗纳著名的圆形露天剧场(又称维罗纳竞技场)外,仍有意大利人身穿《阿伊达》剧中男女主角拉达梅斯和阿伊达的戏服,招呼游客与他们合影,堪称独特一景。到维罗纳看一场露天歌剧,一直是我的梦想之一,尽管我收有不少这个剧场演出的DVD,但“百闻不如一见”,身临其境还是有很大的诱惑力。再说我们中国指挥家许忠现任维罗纳夏季歌剧节的首席指挥,因此对维罗纳更多了一份亲切感。

今年7月下旬,在第95届维罗纳夏季歌剧节举办期间,我们一行歌剧爱好者再次来到维罗纳。维罗纳本来就是个旅游城市,又逢夏季歌剧节,热门的旅游景点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接踵,气温也高。露天剧场外的广场上,各餐饮处坐满了游客和歌剧爱好者。用过餐,天色渐暗后,当我走进这座古罗马时期的宏伟建筑,手抚千年石壁,感叹历史沧桑,穿过幽暗过道,眼前豁然开朗——哦,巨型的露天剧场,一览无余入眼帘,顿觉激情满怀,梦想成真!来一次维罗纳不容易,我们订购的是内场票,几乎是最高价位,正对舞台,离乐池十排左右。演出是在晚上九点开始。演出前有一位身着戏服者上台敲锣,第一次,敲一下;间隔几分钟,上台敲两下;再间隔几分钟,上台敲三下——演出正式开始。

我们欣赏了两场歌剧,第一场是普契尼的《蝴蝶夫人》,由Jader Bignamini指挥,导演即是大名鼎鼎的弗朗哥·泽菲雷利(Franco Zeffirelli),他是玛利亚·卡拉斯时代的骨灰级元老,现在将近一百岁了。这场歌剧的场景是实景制作,已上演多年。在维罗纳这样的巨型露天舞台,实景制作还是有一定优势的,泽菲雷利深谙此道,场景设计得有宽度,有深度,整体感好。最令我惊喜的是男女主演,饰演女主角的是乌克兰女高音Oksana Dyka,形象娇美,唱功出色,演活了一个深情、悲情的巧巧桑。看资料得知,这位出生于1978年的女高音风华正茂,近年来不仅在维罗纳大红大紫,也是其他著名歌剧院的上宾。尼姆饰演平克尔顿的是意大利著名男高音Marcello Giordani,我2014年曾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观赏过他饰演普契尼《托斯卡》中的画家卡瓦拉多西。让我有些诧异的是,他此番在维罗纳露天剧场的表现,无论是音色、音质,还是力度和稳定,居然胜过在维也纳的室内剧场——须知,在露天剧场演唱的难度,远远超过室内剧场。也许,他当晚的状态特别好,那真是我们的幸运了。最令我陶醉的是第二幕第一场结束前的那段著名的哼唱(合唱),此时夜色朦胧,灯光朦胧,浩瀚夜空,满天繁星,幽幽伤感的哼唱仿佛从舞台后面的地底下丝丝缕缕地袅袅升腾、弥漫、升腾、弥漫……感人肺腑,催人泪下。这是我此生听到的最动人心弦的哼唱,为了这一刻,我从上海赶到意大利维罗纳,也值了!

第二天观赏的是维罗纳歌剧节的招牌剧目——威尔第《阿伊达》。也许这部歌剧的传统制作演得太多了,此番的《阿伊达》是部新潮制作,将剧中的原始风情和场景现代化机械化了,最为典型的是第三幕凯旋的“大进行曲”,全部是机械模拟的各类动物上场,甚至摩托车、电瓶车之类的也招摇过市,驰骋舞台。舞台两侧高耸着两个钻井台,也许是暗示剧中埃及和埃塞俄比亚的战争是为了争夺石油?到维罗纳来观剧的除了歌剧爱好者,不少是游客,他们对歌剧新制作不大感兴趣,现场观众的人数明显少于《蝴蝶夫人》。不过,主要演员还是蛮出彩的,饰演阿伊达的是俄罗斯戏剧女高音Irina Churilova,她曾获2013年多明戈国际声乐比赛大奖,嗓音洪亮宽厚,音域全面,只是稍逊韵味。饰演拉达梅斯的是意大利裔的乌拉圭男高音Carlo Ventre,演唱结实有力,字正腔圆,一曲《圣洁的阿伊达》唱得声情并茂,干净利落,堪称完美。

维罗纳露天剧场的声效独一无二,尼姆这么大的场地(可以容纳一万多观众),居然不用电声扩音,全凭人的真嗓子,堪称一大奇观!

在维罗纳,除了圆形露天剧场,值得去的还有维罗纳歌剧院博物馆。这个博物馆每年有一个特展(今年是一个画展),还有两个常规展——位于博物馆顶层的“维罗纳歌剧节百年舞美设计展”和位于底层以及古堡地基的“维罗纳歌剧节历史影像展”。常规展中的“舞美设计展”陈列了维罗纳歌剧节一百多年来有代表性的舞美设计,从中可以看出一百多年来歌剧舞美设计理念的演变。有一个视听室与之配合,循环播放维罗纳歌剧节经典的演出场景和片段。底层以及古堡地基的“维罗纳歌剧节历史影像展”,主要是一些歌剧明星、指挥、导演、舞美等的图片,其中有我们熟悉的多明戈、努奇等,还有刚刚在圆形露天剧场饰演《蝴蝶夫人》中的巧巧桑的乌克兰女高音Oksana Dyka。当然,更让我们亲切的是,中国女高音和慧,也有数张剧照陈列其中。在参观底层古堡地基的展品时,我看到了许多古罗马时代的石基、柱子,心里感到好奇。原来,这个维罗纳歌剧院博物馆曾是一座私人住宅,主人是一位歌剧爱好者,在当地颇有名望。他把住宅捐献给市政府,要求办一个歌剧院博物馆,得到政府的支持。参观完后,看见大门进口处有一座捐献者的铜像,我向他致以深深的敬意。

本文刊2017年10月11日《文汇报 笔会》,演出照片由作者提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fscxbxg.com/,尼姆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